菜单导航

新闻聚焦

辽宁因玩具枪被诉的预备役军官:期望无罪判决

作者:信息发布中心|日期:2017-02-16 19:15|来源:未知

     

原标题:期望无罪判决,不想丢掉工作与之前的190多天一样,于萌照例在鞍山市第一看守所进行上午的劳动改造。突然,他被叫回了自己221监室的号里,工

取保候审的于萌在家中接受采访

原标题:期望无罪判决,不想丢掉工作

与之前的190多天一样,于萌照例在鞍山市第一看守所进行上午的劳动改造。突然,他被叫回了自己221监室的号里,工作人员对他喊了一声:于萌,放!

于萌有点儿蒙。

于萌(右二)在派出所办取保候审手续

于萌的命运逆转,始于2016年8月1日。

这天下午,于萌被鞍山警方从工作单位带走,并在他家里搜出了其收藏的9支仿真枪。经鞍山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,其中5只达到枪支标准(其中两支比动能分别为2.93~2.75焦耳/平方厘米和3.57~3.43焦耳/平方厘米)。

2017年1月5日,这位38岁的鞍山预备役军官,以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被鞍山市铁东区检察院提起公诉。

起诉书指控,于萌2006年在网上购买仿真枪7支,2007年在鞍山景子街一家户外用品店购买仿真手枪2支,并将9支仿真枪藏在家中,2016年8月1日,经群众举报,鞍山警方对于萌的住宅进行搜查,查出仿真枪9支,经鉴定,其中5支为以气体为动力的枪支。

于萌私藏的五支枪

被抓之前,于萌就职于鞍钢股份公司热轧带钢厂综合管理部,负责武装、保卫、综合治理等工作,同时还担任了鞍山某预备役军官。

2月15日上午,在法院办理完取保候审手续,于萌走出鞍山市第一看守所,随后前往他的户籍所在地和平派出所办理了登记手续。按照当地风俗,家人带他去洗了澡,洗去身上的晦气。

在被羁押190多天之后,于萌终于回到家中。

没想到会被取保候审

北青报:案子本来定于2月14日开庭,得知被延期开庭时是什么想法?

于萌:我是在开庭前会见律师时得到这个消息的,律师说因为一些证据原因,会向法院申请延期开庭。

北青报:想到过推迟开庭后第二天被取保候审吗?

于萌:没有想到,真是没想到,太意外了,一点儿前兆都没有,感谢法院。我是在进行劳动改造的过程中接到通知,把我叫回号里——221监室,对我喊了一声:于萌,放,我才知道自己能出去了。

北青报:当时什么反应?

于萌:有点儿蒙,但是全号人给我叫好,都为我高兴。

北青报:看守所里的人都知道你的事儿?

于萌:都知道,他们都替我屈得慌,有在号里待了老长时间的人,说鞍山的看守所里从来没有过因为玩具枪进来的人。

2015年,于萌被评为优秀预备役军官

不知道枪支成了社会热点

北青报:在看守所的日常生活是怎样的?

于萌:每天就是上午劳动改造,中午吃饭,下午坐板儿。因为身份还都是犯罪嫌疑人,所以劳动量不是很大,极少数时候吃完午饭还得加班。

北青报:劳动改造具体是什么活动?

于萌:糊纸,把一张纸贴到另一张纸上,好像是用在变压器上的。

北青报:在里面能接触到外界信息吗?

于萌:我们能看辽宁台和中央台《新闻联播》。

北青报:那你也不知道枪支问题在这段时间里成了社会热点?

于萌:不知道,就律师接见的时候跟我说过近期有类似的事情发生。还有一回看守所里的工作人员跟我提过两句,他也觉得我冤。

在部队时的训练照片

枪买回来一直杵在墙边

北青报:从看守所出来到现在都做了哪些事?

于萌:去洗了个澡,然后家里一起吃了个饭,下午一直接受媒体采访。

北青报:想过会因为收藏的枪成为舆论的焦点吗?

于萌:没有。我收藏的枪都是十多年前的了,好多都坏了。再者说我也不知道这是违法的,里面接见律师的时候我才知道国家2010年的时候出了个规定,我买的时候也没这回事儿。

北青报:你在鞍山的收藏圈小有名气,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的收藏?

于萌:大多是模型收藏,以火车模型为主,大概有50多辆火车,还有汽车啥的,还有一艘辽宁舰航空母舰的模型。

北青报:所以这些枪只是你大量收藏的一部分?

于萌:对,这是很小的一部分,我的收藏柜台里都没有专门放枪的,买回来就一直杵在墙边。

北青报:家里人反对过你玩儿收藏吗?

于萌:家里对我玩儿收藏多少有点意见,因为我不抽烟不喝酒,挣的那点儿钱都买模型了。

北青报:是因为经济因素反对,而不是收集枪支的安全因素反对?

于萌:从来没有,所有见过我的枪的人,都说这是玩具枪。

结果第二天就进去了

北青报:在做义务兵的三年里,接触过枪吗?

于萌:那必须的,保家卫国能不拿枪吗?就是那会儿当兵三年,算有这么个情结,后来收了几把枪。

北青报:在部队里接触的什么枪?

于萌:新兵连的时候练的56式冲锋枪,我打枪准,10发子弹下来基本都在90环以上。

北青报:你接触的枪和你的藏品有多大的区别?

于萌:差别太大了。首先子弹发射原理就不一样,其次这个材质也不一样啊,我这几把枪都是塑料的。

北青报:所以你在接到警方调查的通知时,你不觉得是大问题?

于萌:对啊,让我回家我就回了,让我拿枪我就拿了。结果第二天就进去了。

期望最终获得无罪判决

北青报:警方是怎么发现你的枪的,有报道称遭人举报的说法是真的吗?

于萌:这个我到现在都不知道,警察跟我说的是接到群众举报。

北青报:在这几个月中,家里人为了救你采取了哪些努力?

于萌:家里人都非常关心我的事儿,感谢家里给我找了这么好的律师。还有我袁叔叔,他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,太知道我了,我是绝对不会触犯法律的,听说他为了我的事儿一直在学习相关法律知识,现在已经成了关于枪的半个专家了。

北青报:取保候审并不代表案件的结束,你期待怎样的结果?

于萌:期望能判无罪。即使是缓刑我的工作都可能保不住了,要是没了工作,我的经济压力就太大了。

北青报:收藏还会进行下去吗?

于萌:这得看最后的结果了。但是玩具枪我肯定是再也不会收了,不会了。

北青报:收藏那么久的枪被带走了,心疼吗?

于萌:哎,拿走就拿走了,收就收了,这都十多年前玩的东西了。

文/本报记者 杨宝璐 实习生 王鸿宇

上一篇:2016年河南83个人登中国好人榜 学者点评:中原沃土有灵气,河南
下一篇:乌苏市开展“双节”市场专项整治行动成效显著
友情链接: